有些形式主义了

作者:小派   来源:北京派克兰帝有限责任公司   2021-07-20 08:28:24

 

高考改革催生高中职业生涯教育

说起来重要,忙起来不要”局面如何破解

“今天,学校组织高二年级进行职业体验活动,我们班来到了中国青年报社。与想象中的不同,报社中年轻人居多,办公室中洋溢着活力与青春的气氛……”

5月8日,北京交通大学附属中学近80名高二学生来到中国青年报社,开展职业生涯体验活动。在活动结束后,高二(2)班的周欣佑写下自己的感受。

曾几何时,很多高中生只有在高考填报志愿时,才“激发”自己对未来的职业规划。但是因为缺少了解,不少考生在志愿高考填报时“全靠蒙”,甚至是哪个专业名字好听就选哪个。

这种对未来“懵懵懂懂”的日子将成历史。目前已经有14个省份进入高考综合改革试点。这些进行高考综合改革的试点省份“倒逼”学生们从高一入学起,就对未来的学科兴趣和职业发展进行选择和谋划;被“倒逼”着进行改革的还有学校——它们要担负起对高中生进行职业生涯规划的相关教育职责。

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,目前,虽然很多学校已经意识到了学生职业生涯规划的重要性,并已经开展了相关的教育,但是高中生的职业生涯规划教育还远没有达到理想状态,仍面临着多个困境亟待突破。

“职业生涯规划教育最好能再早些、再实些”

“我正好赶上了高考改革。”北京学生张灿(化名)说。

北京是第二批进入高考改革试点的省份,从2017年新入学的高一年级开始实施,张灿便是那一年升入高一的。

“我上高中之后,学校就有职业生涯规划方面的教育了。我们学校采用的是‘一对一’谈心的方式,我觉得在心理上起到了安抚的作用。”张灿说。

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,不少高中生认为职业生涯规划教育确实有用。升入高一,新的学段、更难的知识,对孩子们来说本来就具有一定的挑战性,再加上“新高考”的因素, “大家都挺迷茫的,生涯教育让我们有了一种脚踏实地的感觉,让我们对未来的发展想得更清楚一些。一些小的心理问题也一同被疏导了。”张灿说。

“我觉得生涯教育应该更早进行。”江苏高三学生王欣然(化名)说。

跟王欣然有类似观点的学生并不少。

“我觉得生涯教育不能高中才开始,从小就应该至少给孩子一个‘我未来想要做什么’的大方向指导。”与张灿一样也赶上北京“新高考”的李海赫(化名)说,而且李海赫觉得生涯教育不能仅仅针对学生,家长也应该接受这方面的教育。

跟很多同学对未来的懵懂状态不同,李海赫很小就想当医生,因此上了高中之后他便想按照这个方向来选科。但是学校进行的职业生涯规测试显示,他的思维特点更适合搞理论研究。

老师劝完家长又劝,李海赫也掂量了一阵子,依然不愿意放弃从小就立下的志向。为了能学医,他跟父母讨论、争论了两年,“如果家长也上这个课程,至少会从孩子的兴趣出发去考虑,尊重孩子选择的几率就会更大些。”

不过,也有一些学生觉得职业生涯规划教育对自己帮助不大。

广东学生林健翔(化名)说学校的职业生涯教育没给自己留下太多印象。学校的职业生涯规划教育安排在高三,学校组织全年级同学去大礼堂听讲座,“讲座的内容很理论、很笼统,再加上我们课业很紧张,所以没有几个人认真听。”林健翔说,要想对学生有实际的帮助,授课内容就应该更贴近学生的实际,不能在网上随便搜一些测试题或者文章。

“职业生涯教育中的不少内容,很容易变成那种讲成功学或者说大话的,有些形式主义了。”张灿说。

师资、实践基地和资金三不足的现实困境

一些高中生们觉得当前的职业生涯课仍然有些不尽如人意,其实是有原因的。

记者在采访中发现,正在进行高考综合改革试点的地方,不少是教育水平更高、教育资源更丰富的省份,但是,即使在这些地方,学校开展职业生涯规划教育时依然面临着不少现实的困难。

以北京交通大学附属中学为例,生涯规划课在这所学校是一门很“正经”的课程——不仅被排入课表,还开发自己的校本课程。

北京交通大学附属中学北校区教学副校长徐新燕介绍,学校从高一年级起就开设了生涯教育必修课,每周一节,一共上一个半学期;高二时,学校还会组织学生走入社会、进入职场,进行职业体验。

北京交通大学附属中学的状况让很多学校羡慕。因为,相对不少学校而言,北交附中的生涯规划课师资力量可谓“雄厚”——有三位教师任教,包括两名心理老师和一名兼职老师。